草根市民示威自由 基本生存權利的最後保障

文:小草

五月裡,我們特別搜尋了全港最多人看的報紙,也特別留意電視新聞,發現大眾媒體往往有意無意呈現出一種想法:「言論、示威自由只是大學生、搞事份子、搞政治的人的事」(即是與一般大眾市民無關),但真的是這樣的嗎?

草根的事件 佔不到媒體的重要篇幅

如果不用逐日看報紙的方式,而是綜合平時的新聞報導放在一起看,不難發現:草根市民的生計問題,如勞資糾紛、無良解僱、公屋分配等,基本上未必上到電視新聞,在報章中通常都只是佔一小段,更別說佔頭兩版(除很少數個別事件例外)。在訪查過民間團體的紀錄之後,更發現許多基層市民的請願,所佔新聞報導篇幅,都少得可憐,有時甚至是連報導都沒有。換言之,整個社會的基層狀況,未必很真實地反映在我們的大眾媒體裡,草根市民之間未必互相了解到大家的狀況。

生計出事無人知 街上現身抗議成唯一途徑

大家可以設想,當老闆、政府無視你的生計和權益,而草根的問題佔不上大眾媒體的重要篇幅,你又無錢在報紙電視賣廣告,你又不想忍氣吞聲,那麼,你這些生存問題要如何才能讓別人知道,引起關注呢?──身為一個草民的唯一發聲途徑,就是讓自己出現在公眾場合,起碼讓街上的人看到你有這樣的訴求。

然而,在香港公安法規管下,超過30人的遊行要警方「不反對」才可以開行,而警方「不反對」之前通常會開很多條件,比如不讓走馬路(讓你在行人路上「行街」一樣),又或者要求你走較少人少車的路……這些條件開出來,你想「讓多些人見到你」的目的,是否可能達到?

大家都記得2007年紥鐵工人罷工,若不是部份工人勇敢地自發站出來堅持那麼多天,造成巨大事件,新聞也不會以較大一點的篇幅報導──但這反而提出了三個問題:

1) 如果只不過乖乖跟警方安排去遊街,新聞不會報,也不會有什麼人見到你?

2) 新聞媒體這種做法豈不是迫基層市民以更激烈的手段去爭取基本的生存權?

3) 紥鐵的罷工是罷工工人犧牲了自己多日的薪水和押上自己的工作機會為賭注的抗爭,對工人來說是不公平的。是否基層市民要大傷元氣才能獲得媒體垂青?

警方對基層市民 未有手軟

警方對基層市民就生活問題的示威,也不見得手軟,翻查近兩年案例如下:

2007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捍住聯)到孫公門口示威反公屋加租被捕11人;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在立法會抗議公屋加租惡法被帶回警署18人;

-紥鐵工潮被捕4人;

-聲援利東街街坊要求「保存社區網絡」的示威者被捕15人,當中幾名年青人在差館被剝光豬搜身;

2008

-貨車司機抗議加油價,被拘捕12

2009

-葵涌葵盛西邨專線小巴站逾 10名司機不滿公司剋扣人工和解僱三名司機而靜坐罷駛,遭警方抬人清場;

-運輸署去年十一月推出「短加長減」的士收費,更派發單張宣傳「搭市區的士平過搭新界的士」,綠的士司機抗議,發起行動堵塞北大嶼山公路行動,10名被捕的士司機上庭,不准保釋,還押候判刑,近日還重判七星期至兩個月坐牢!

當政府、老闆、商業媒體都沒有給予你足夠重視時,你只能在街上現身才能成為自己的發聲媒體,因此,集會和遊行示威的權利,其實是基層市民的最後保障。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裡,因此,勇敢站出來維護自己權利的市民,在效果上,也是在維護有同樣困境的人的權利。

公民權利小貼士:

許多基層團體都指稱工友、街坊都常遭警察無故搜身、查身份證,有時還會拉上差館「調查」。記住,萬一入左差館,你有絕對權利保持緘默(唔係做戲先至有架!)法律語言不易理解,當你以為自己無錯而落口供時,很可能會講了對自己不利的說話。上述綠的司機叔叔,就是因為誤信差人話好簡單只會罰款,就落哂口供仲認埋罪,就搞到咁大鑊!如有需要,你有絕對權利打電話求助,也可要求當值律師協助。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