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可以貪污?

文:小草

為何不可以貪污?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歸根底,就是很多社會問題爭論的根源。

為什麼不可以貪污呢?

可能你會答:有貪污,就無公平啦!

稍等,大家試想深一層,有貪污的社會和無貪污的社會,有什麼不同?經歷過貪污成風的社會的人就會明白:有貪污的地方,人只要有錢,就可獲得「更公平」和「更自由」的生活,所以一定是貧富懸殊,富者越富。容許貪污的社會,即是容許某些人,只因為有錢,便可隨意奪人性命、謀人家產,令到窮人流離失所,痛失親人。

大家會說:「這樣子當然不行!」可是,綜觀我們的現代香港社會,雖然似乎沒有貪污,但是否便真的沒有貧富懸殊?當香港有人名列世界富豪榜,但有超過六份一人口在貧窮線以下,好難講沒有。當有孩子有能力隨意用幾千元換掉一部只用了幾個月的手機,但有孩子連坐兩站地鐵去參加社區中心活動都有經濟困難時,是否便真的沒有貧富懸殊?

沒有純粹的好人和壞人,所以要有政策和法例

做人不比看電視那麼簡單,沒有純粹的好人和壞人,人人都有光明、願與人分享的一面;也有黑暗、貪婪的一面。因此,為保障所有人的基本人權,我們需要一些共同認可的規則,去限制人類黑暗的一面;反過來說,就是要合情合理地,分配和限制社會裡各種資源和權力。在複雜的現代社會裡,這些規則就是政策和法例。不同的政治和道德信念,就會帶來不同的政策和法例。

不論基於何種理念,這些規則(或者說,政策和法例),都有一些基本的元素,譬如說:簡單一點的是不可以殺人、打劫;複雜一點是不可以貪污;再複雜一點的是私產權和公共財產的問題。

滅貧一法:平衡私產權和公共財產的關係

打擊貪污是其中一種平衡方法,因為容許貪污就意味著:容許有錢的人,洗錢賄賂,便可以公器私用,導致公/私失衡。

另一邊廂,政府會提取部份私人財產作為稅收,以提供公共財,例如公園、公屋、公共醫療和其他公共服務,或者搞些什麼社區共享投資基金呀,再培訓計劃呀、露宿者之家等,讓錢少的一群,可以有基本生活保障,讓社會達到一個較平均的狀態。

這是措施,是基於對人的基本尊重──因為尊重,所以分享。這些公共設施或服務的存在,是因為一種社會道德情操,而需要在私產權和公共財之間,作出平衡取捨。

反過來說,當這些本來是「公共」的設施或服務越來越失去了「公共性」,越來越被「市場化」(或稱「私營化」),那就代表這個社會對人的基本尊重,亦會逐漸淪落。

什麼是市場化、私營化呢?

君不見那些醫管局、市建局、領匯等,就是以「效率」為借口,將人民的基本的生活權利,即生命、居住和基本營生的權利,都用做生意的模式和態度來運作。

大家想想,私人做生意是為利益,公共服務是為基本人權,難講成本效益(例如,有人重傷入急症,都不應該收到錢才救人吧)。兩種邏輯,根本背道而馳。

本來,法例和政策是用來平衡這個公/私之間的矛盾的,但現有私營化政策之下,卻只是將公眾利益放置在私人權益之下。結果呢?

街坊係咪要買貴藥?公屋居民係咪要買貴野?公屋商場小商戶是否被迫結業?……

這樣,真的可以嗎?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