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公民廣場’ Category

溫情又涼薄

15 十月, 2009

文:阿嘉花
上月看電視,看到擦鞋匠走進余若薇富麗堂皇的辦公室,余大狀熱情地說會幫助擦鞋匠,然後擦鞋匠誠心地感激她。加上報紙大罵食環署冷血以及巿民幫口支持伯伯,忽然間彷彿溫情暖香港。
查實,平日翻開報紙,我們不時看見記者接到巿民舉報後揭發無牌經營的報導,報導裡頭還附上記者問該區議員有何意見,議員往往會答:「食環署應該加強巡查,唔好等接到投訴先做野!」很多時候,溫情的記者、議員、巿民,忽然變臉,巿民打個報料電話、記者影幅相、議員講一句話,就合力打擊了無牌小販。記者在採訪上有多少自由?甚麼時候才可以手下留情?巿民眼見的小販經營情況有那麼可惡、非要投訴不可嗎?議員面對記者要如何小心說話?有時溫情、有時涼薄,到底大家是溫情還是涼薄?
擦鞋匠事件中,議員、記者、讀者都站在老匠的一方,合力對抗食環署,顯而易見是因為受害無牌小販是個老伯伯,他一直低著頭幫人擦鞋,這份工作已經夠卑微了(又傳統喎!),你還好趕盡殺絕麼?人家年老而堅持不領綜援,自己食自己,分明又擊中香港人自力更生的死穴。民心所向,於是議員和記者更能暢所欲言,幫得就幫,唱得就唱,霎時間好多人發言支持,連講擦鞋匠歷史傳統的文章都見報了。
同樣是無牌小販,同樣面對食環署所謂的「潔淨巿容」,因而隨時被拉被罰走鬼等等惡劣工作環境,但是,許多無牌小販還是得不到與擦鞋老伯同等的支持。老伯伯沒錯是很值得人同情,但其他無牌小販呢?有許多無牌小販是一家幾口的經濟支柱、憑一技之才謀生的小巿民、不想成為子女經濟負擔的長輩等。難道他們不是自力更生的基層巿民?擦鞋業是傳統手作仔不錯,但,難道說不上有傳統技藝或文化特色的勞動者就失去了生存的權利?再問深一層,一個人需要生存空間是很自然的,難道要大眾同情才可以生存?
八位擦鞋匠獲發牌了,而每天仍然有很多無牌小販在街上流動謀生,今年食環署發「雪糕仔」牌照只六十一個,結果逾三千多人申請,確實好多人都在掙扎求存,管你有牌無牌,大家都在自力更生。而擦鞋匠有悠久歷史,小販這個老行業同樣有歷史文化承托著。從甚麼時候小販業漸漸成了歷史?不就是活生生的生活被趕絕了,才逐漸成了「歷史」。
在這個地產商狂發達、租金狂颷升、人工狂減、工時狂加的城市裡,我們是不是該想想,小販作為基層小市民自主營生的一種出路,是否不該趕絕,更應該鼓勵呢?
其實,擦鞋匠事件顯示了,除了政府官員有權力趕絕外,巿民的投訴、議員的意見和記者報導也都影響著無牌小販的生計,下次遇上無牌小販,我們要涼薄呢?還是溫情?

草根市民示威自由 基本生存權利的最後保障

2 十月, 2009

文:小草

五月裡,我們特別搜尋了全港最多人看的報紙,也特別留意電視新聞,發現大眾媒體往往有意無意呈現出一種想法:「言論、示威自由只是大學生、搞事份子、搞政治的人的事」(即是與一般大眾市民無關),但真的是這樣的嗎?

草根的事件 佔不到媒體的重要篇幅

如果不用逐日看報紙的方式,而是綜合平時的新聞報導放在一起看,不難發現:草根市民的生計問題,如勞資糾紛、無良解僱、公屋分配等,基本上未必上到電視新聞,在報章中通常都只是佔一小段,更別說佔頭兩版(除很少數個別事件例外)。在訪查過民間團體的紀錄之後,更發現許多基層市民的請願,所佔新聞報導篇幅,都少得可憐,有時甚至是連報導都沒有。換言之,整個社會的基層狀況,未必很真實地反映在我們的大眾媒體裡,草根市民之間未必互相了解到大家的狀況。

生計出事無人知 街上現身抗議成唯一途徑

大家可以設想,當老闆、政府無視你的生計和權益,而草根的問題佔不上大眾媒體的重要篇幅,你又無錢在報紙電視賣廣告,你又不想忍氣吞聲,那麼,你這些生存問題要如何才能讓別人知道,引起關注呢?──身為一個草民的唯一發聲途徑,就是讓自己出現在公眾場合,起碼讓街上的人看到你有這樣的訴求。

然而,在香港公安法規管下,超過30人的遊行要警方「不反對」才可以開行,而警方「不反對」之前通常會開很多條件,比如不讓走馬路(讓你在行人路上「行街」一樣),又或者要求你走較少人少車的路……這些條件開出來,你想「讓多些人見到你」的目的,是否可能達到?

大家都記得2007年紥鐵工人罷工,若不是部份工人勇敢地自發站出來堅持那麼多天,造成巨大事件,新聞也不會以較大一點的篇幅報導──但這反而提出了三個問題:

1) 如果只不過乖乖跟警方安排去遊街,新聞不會報,也不會有什麼人見到你?

2) 新聞媒體這種做法豈不是迫基層市民以更激烈的手段去爭取基本的生存權?

3) 紥鐵的罷工是罷工工人犧牲了自己多日的薪水和押上自己的工作機會為賭注的抗爭,對工人來說是不公平的。是否基層市民要大傷元氣才能獲得媒體垂青?

警方對基層市民 未有手軟

警方對基層市民就生活問題的示威,也不見得手軟,翻查近兩年案例如下:

2007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捍住聯)到孫公門口示威反公屋加租被捕11人;

-捍衛基層住屋聯盟在立法會抗議公屋加租惡法被帶回警署18人;

-紥鐵工潮被捕4人;

-聲援利東街街坊要求「保存社區網絡」的示威者被捕15人,當中幾名年青人在差館被剝光豬搜身;

2008

-貨車司機抗議加油價,被拘捕12

2009

-葵涌葵盛西邨專線小巴站逾 10名司機不滿公司剋扣人工和解僱三名司機而靜坐罷駛,遭警方抬人清場;

-運輸署去年十一月推出「短加長減」的士收費,更派發單張宣傳「搭市區的士平過搭新界的士」,綠的士司機抗議,發起行動堵塞北大嶼山公路行動,10名被捕的士司機上庭,不准保釋,還押候判刑,近日還重判七星期至兩個月坐牢!

當政府、老闆、商業媒體都沒有給予你足夠重視時,你只能在街上現身才能成為自己的發聲媒體,因此,集會和遊行示威的權利,其實是基層市民的最後保障。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裡,因此,勇敢站出來維護自己權利的市民,在效果上,也是在維護有同樣困境的人的權利。

公民權利小貼士:

許多基層團體都指稱工友、街坊都常遭警察無故搜身、查身份證,有時還會拉上差館「調查」。記住,萬一入左差館,你有絕對權利保持緘默(唔係做戲先至有架!)法律語言不易理解,當你以為自己無錯而落口供時,很可能會講了對自己不利的說話。上述綠的司機叔叔,就是因為誤信差人話好簡單只會罰款,就落哂口供仲認埋罪,就搞到咁大鑊!如有需要,你有絕對權利打電話求助,也可要求當值律師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