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國際草根風情畫’ Category

古巴:教育與醫療 人人皆可有

15 十月, 2009

文:莎
相信有不少荷包緊拙又有子女的家庭,寧願衣食住行盡量慳,也會節省金錢花在子女的教育上,買電腦、上網費、書簿費、學費(尤其是商業化的副學士)等,對不少基層家庭來說是很大負擔,但為子女的前途考慮都不可缺。假若不幸家中有成員患有重病,要長期住院、要營養品甚至要自費藥物、手術,始終性命尤關,亦不能省。教育及醫療開支,對香港的基層家庭即使尚未成負擔,亦是隱憂。
香港人大概沒想過,以沒有言論自由見稱、人均月入約十五美元(約一百幾十港元)的古巴,他們在物質上雖較匱乏,但在教育及醫療方面,卻一點也不比發達國家遜色。
一人學校 一個也不能少
古巴社會強調對教育的承擔,教育佔全國開支30%,古巴的居民對教師比例,約為42比1(就是法國、愛爾蘭、加拿大等地的比例,也不過是60多比1),且由小學至初中(約6-15歲)都屬強制教育。根據聯合國文教組織拉丁美洲的調查,古巴學生成續最好,語文及數學水平達350分(約9成答案正確),僅次其後的阿根廷、智利、巴西只有接近250分,相差超過一百分。古巴更有著100%的小學入學率。為了令偏遠地區的兒童,也有讀書的機會,古巴甚至會開設「一人學校」。而且,由小學至大學,以至在職後的進修,所有學費皆屬免費。古巴雖然貧窮,但學生的教育施毫沒有因此而被忽略。
一流醫療服務 全民免費
古巴的醫療在國際上十分著名,古巴的全民可享有免費的醫療服務,平均每一名醫生照顧170名居民,全世界第二高。人均壽命可反映一個國家的醫療服務是否足夠:古巴的人均壽命為78.3(男:76.2及女:80.4),比美國人還要長命。而且古巴的醫療發展更吸引外地的學生,古巴的首都夏灣拿便有來自23個國家的3432名醫科生。部份醫學生更由古巴提供獎學金,畢業後往美國為窮人服務。由1960至2000四十年間,每年平均派3350名醫護人員往94個國家提供服務,尤其是拉丁美洲及非洲。 可見古巴的醫療不單令古巴人受惠,連其他國家都廣為受惠。
平等、公義、 團結、集體分享
古巴的教育、醫療政策正正體現平等、公義、 團結、集體分享等這些普世的人道價值,而這些價值亦體現在教育中。《敲打天堂的門.古巴》的作者美玲便說:「古巴的教育不單在課堂,也在社區建立知識、科學及德育系統,學生要到山區工作,教師要動手維修校舍,實踐集體目標。醫生要上德育課,判症要以病人福利為依歸,而不是診金。」
香港奉行資本主義,崇尚「用錢買商品」,連教育和醫療也成為了商品,成為大機構賺錢的工具;為甚麼在人均月入約十五美元的古巴,反而可以做到教育和醫療仍是基本人權,不分貧富,人人可有?為甚麼發達社會的香港反而做不到呢?

阿根庭: 窮人佔廠開飯 應付經濟大崩潰 (阿根庭獨立媒體訊)

2 十月, 2009

大搞私營化.經濟大爆炸
南美洲(亦即是拉丁美洲)長期以來都被美國當成後花園,亦是國際資本投資建廠的地方,長期以來充斥許多血汗工場、童工等問題。

阿根庭算是南美國家中比較有錢的一個,但由於國家領導人迷信私有化,將所有國有資產變賣給國際大財團(即係好似香港政府將公屋資產賣給領匯囉)或者將重要的政府工作私營化(即係好似醫管局、市建局之類),當國有資產賣無可賣,阿根庭經濟終在2001年「爆煲」。阿根庭貨幣幾日內向下直插,外國資金連夜將銀行存款真金白銀地用飛機運走,搞到銀行不敢開門,提款機提不到款,市民拎砂煲拉罉出來敲銀行門口。

人棄我取.搞合作社.維持生活
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發現許多工廠的大老闆夾帶私逃後,剩下了許多無人營運的廢廠,於是一處處的工人,便自己組織起來,佔用廠房,以工人合作社的方式營運,維持國家的經濟生產,他們的口號是「佔領、抵抗、生產」。

佔廠運動連綿全國,工人自我組織,沒有老闆,發展國內市場,進行地區經濟,不求發大達,但求人人平等有飯開,個個準時出糧,工人福利盡量做好,讓窮人除了上班以外還有其他生活。其中第一間佔廠的工人就是布魯克門製衣廠的車衣女工,引發其他許多工人紛紛組織起來,當中許多合作社至今2009年仍維持著營運。今年三月其中一間佔廠運動的工人代表維拉

(Gustavo Vera),更曾來港與本港基層團體交流合作社和本土經濟的可能性。

堅持反抗.打出生天

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合作社生意做得起,老闆當然又會回來說廠是他的,告工人偷去其私人資產。事情鬧到上法庭和議會,又有大批警察來封廠,工人及支持他們的市民,一方面繼續循法例途徑去爭取;另一方面對警察封了大家辛苦經營的工廠,市民都沒有袖手旁觀。警察當然也不示弱,出盡催淚彈等驅趕方式,亦有工人被打到頭破血流。然而,工人始終堅持自己維持基本生活的權利,最後工人合作社獲得法例正式承認,正式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