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土經地義’ Category

每個市民俾一萬大元起鐵路? 睇新聞疑團大傾訴

15 十月, 2009

文:小草

這陣子有一堆廣深港高鐵的新聞,但小草作為小市民,看了兩大電視台新聞和方向報生果報的報導,看完一頭霧水,不如各位街坊齊來參詳下:
1) 為有經濟能力的人慳22分鐘,香港人就要每人俾一萬大元?
電視台和新聞紙都只是一尾吹政府版本的「48分鐘直達廣州市中心」,呢樣野,小草一夾落新聞提供的地圖,就聽唔明佢地講咩啦:
現時的廣深港廣州站在番禺石壁,但由番禺石壁再去大部份港人目的地(即廣州市中心)要最少30分鐘車程喎;呢頭政府又話由香港去深圳少左52分鐘(由100分鐘縮至48分鐘)喎……咁加加減減,即是只是慳左最多最多22分鐘。(仲未計,在香港住唔起西九豪宅的市民要花幾多時間由屋企去到西九搭廣深港!)而這22分鐘,明顯不是人人都有資格「慳」,因為車票閑閑地四百大元一張。為左呢個只屬於有能力坐貴車的人的22分鐘,就要每個香港人俾一萬大元?
一萬大元喎,對全港128萬生活底於貧窮線的人口來講,可能係一家幾口子兩至三個月的生活費!
這只不過是簡單算術,為何新聞媒體只一面倒幫阿爺唱好呢?
2) 「香港將會被大陸邊緣化」還是「廣深港高鐵將會被市民邊緣化」?
眾多講法中以「邊緣化」一說最為奇妙。
有了廣深港高鐵才第一次聽到:原來香港人咁無自信心!?定還是阿爺話你如果唔起廣深港就會被邊緣化,啲高官就照講,傳媒又照講?現在的新聞,好似連「平衡報導」(即係不同意見都充份報導的基本新聞學原則)都無囉。
其實,往來港深廣的陸上交通種類繁多,無一樣要用$400幾那麼多,時間又不是差太遠,講什麼邊緣化呢?就好似以前建機場鐵路,建的時候就說會快捷方便,不過車費貴到無人有,結果現在咪又人人坐巴士!與其擔心自己被大陸邊緣化,不如擔心一下鐵路起完乘客不夠,洗咁多錢起但係條廣深港鐵路被邊緣化就真。別忘記了,這個廣深港以後蝕錢的話,政府要用公帑填數。
3) 造價395億暴跳630億,條數點計要監察
造價跳升接近六成,官員輕輕一句「物價上漲」帶過,連清楚數據都無。但看新聞媒體的報導,不單好少質疑,還主動幫政府諗埋解釋方法:「因為各國爭住大興土木煲大數,所以搶高左原材料價,咁咪貴囉!」之類的講法都幾多新聞講,仲話「業界」(其實即是誰呢?)估計,再拖就會再貴些。
令人感到一頭霧水的情況是現在的媒體報導方式:一條幾百億的數目,忽然出現,政府自己不交代,傳媒好應該去查問,但傳媒幾時做左政府,竟然「自動自覺」為政府解釋?再講,所謂「物價上漲」是否一漲就漲到630億?點樣計法?邊個投標?唔問清楚點得呀。
4) 「長遠有龐大經濟效益」還是「長遠有龐大經濟損失」?
政府每次想搞咩大龍鳳都會咁講啦,有幾多次準確,有留意的都心水清啦。賣公屋資產俾領匯時夠係咁講,以家就俾領匯迫死好多本土經濟小商戶啦,唔少人失業啦,仲搞到人跳樓添。搞迪士尼果陣夠講到係威係勢, 現在大家都知港府要用我地的錢填緊俾迪士呢啦。再講,建設炒高了地產,長遠受害的都係基層市民,唔好話供樓供唔起,甚至公屋租金以家都跟市場浮動--就算俾打工仔短期打到呢條鐵路的工,條路起完之後,你就要承受失業兼且地價炒高的後果,就算吹大個就業額都無用啦。
5) 50年勁賺830億?
政府文件係咁講,新聞照係咁講,好似好勁咁。
好啦,咁計下小學算術啦,50年有830億經濟效益,即平均只有16.6億一年;但前一陣子新聞又講深港西部通道,只不過斥資78億,但效益就有20年1750億,即係平均每年87.5億!但造價只是廣深港的一成多少少!不過是簡單算術題,為何傳媒很少去主動為大眾指出疑點?

或者,發下夢,630億,搞好本土經濟,可以做什麼?
630億:如果不建廣深港鐵路,香港市民可以用630億做什麼呢?
1) 回購領匯
以現價17.24一個基金單位,2,180,865,373個基金單位,就當有一成溢價,100%回購,即係約414億就可完全買回香港的公屋資產。如此,就可以容許小商戶和社區經濟在公屋區發生,也讓公屋居民生活費降低,全港公屋居民和公屋區小商戶得益。
2) 社區共享投資基金
這是一個鼓勵社區經濟、小本創業的基金,每年只用約3千萬,630億可以用2172年。這基金由2003年1月推行至今,資助金額合共 $191,467,391(1.9億),共資助計劃項目197個。這個基金基本上只有3億,用完政府不再撥款就無。
3) 增聘老師,實行小班教學,讓老師可以合理工作,又讓真正的全人、通識教育可以發生:
現時一名文憑老師入職是 $19835,一名學位老師入職是$21830,全港有 903700 名中、小學生(2008年)受惠,長遠對香港的社會有好處。
4) 僱員再培訓
以07-08年度的資料計算,再培訓局有再培訓津貼共$64,231,005;再培訓計劃及課程開支 $258,189,466;合共:$322,420,471   (即是大約3億)。學員人數: 75546人次,630億可以令到受惠人數激增209倍!
5) 建市區公屋
如果建市區公屋,可以免基層小市民受地價高颷之苦,又不用每日用幾小時上下班,可以有時間休息及與家人相處,提高整體市民生活質素。
根據生果報今年二月的報導,房屋署計劃於2010年在東涌臨海地皮,興建四幢分別高47及49層的公屋,是全港最高的公屋邨,單位數目增加1,000個至3,600個,估計可住1.3萬人。建成這樣一個公屋邨,造價都只是20億!
你都發揮一下你的想像力啦!

正生報導:政府公關諗真d

2 十月, 2009

上月曾大熱一時的梅窩正生書院事件,不知大家還有否印象?

本人不是梅窩人,但是由於懂得拍攝剪接,並一直關注傳媒是否公正的問題,覺得應該講幾句。

媒體報導偏差

在經過無線亞視剪接的「梅窩人鬧到正生學生喊」那一場大會,看電視時,本人也感到很氣憤,電視裡面一邊剪出一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洋人和似乎是原居民的人,說出一些很難聽的歧視語言,一邊由報導員說出一句類似「有正生書院的學生聽到,就忍不住哭了出來」的話,然後剪接一個正生學生的眼淚,有近鏡有中鏡,成為強烈煽情的材料。

初時看下去,都覺得似「成班橫蠻的阿叔阿嬸和洋人,欺負一些十幾歲的小朋友。」但由於本人也學過拍攝,深明選取鏡頭和剪接,可以如何「以部份事實扭曲全部事實」,故便上網搜尋。果然,讓我找到那場大會的全程錄影,一看之下,倒對電視台和新聞紙氣憤難平!

舉例,當日有兩位梅窩村校的校長發言,內容大概是呼籲大家不要互相針對,並清楚指出,梅窩人爭取學校不果,政府視梅窩人如無物;同時,正生書院需要地方,梅窩人也同意,只是在本地人來說,最希望那個地址有間學校讓本地人上學,長期爭取不果之餘,政府忽然空降一個不知什麼設施,當然惹人不滿。總而言之,梅窩人和正生書院都同樣是不當規劃的受害者,應互相支持,不應互相排斥。這些講話內容,都平實中肯,論點清晰,最重要的是:這些論點都獲得近乎全體現場梅窩居民一次又一次熱烈掌聲和呼應,我看得心跳:為何電視台不剪這些片段?是否只是因為這些片段不能讓「歧視」的新聞故事自圓其說?是否這些片段會讓最多一、兩分鐘的報導無法進入新聞報導「正/反」兩面的簡單公式?

然而,作為新聞工作者,難道他們不明白,隱去大量其他不同意見,會造成六百萬人對所有住在梅窩的人士,也形成負面標籤?一些小小的離島居民,又如何可能有與電視台同等的財力,可以一次過讓六百萬人看到自己的意見呢?

這樣的新聞報導,只能說太隨便,太不理會後果,太「只是打份工」了。

政府的新聞公關

大家又有沒有留意政府高官如何趁這趟水?如果大家了解一下什麼叫做「公關」和「借力打力」,大概也不難理解吧。

我們不說什麼,只簡單列出事件發生的次序,大家思考一下:

1.六月中政府放出正生書院選址消息,引來幾百個梅窩居民出來示威(請讀者留意,梅窩應該住了起碼數千人);

2.政府在梅窩搞問答大會,廣發傳媒;有問答大會,憤怒的居民自然就會現身,自然會有學生忍不住哭;

3.新聞「梅窩居民歧視正生論」出街;

4.高官與明星爭著出鏡遣責梅窩居民歧視,呼籲讓青少年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5.事件成為《星島日報》及《東方日報》娛樂版的「力撐到底娛頭」(社會上很多歧視問題,為何獨是「正生」上了娛頭?);

6.政府並乘機宣傳其一系列暑假打擊濫毒工作計劃。

打擊毒販,打擊濫毒,自然是「必不會錯」的工作,無人反對。只是以往都有這樣的問題,以往都有這樣的工作,為何今年六月中至七一前,就不斷高調放出消息說政府「有做野」?

事件的確令到許多人知道不該歧視曾濫藥青少年,但是,鼓勵人不要歧視某甲君,絕對不需以歧視另外某乙君為代價啊!

市區炒樓價.公屋鬧地荒

2 十月, 2009

文:阿嘉花


近年政府覓地建公屋相當困難,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城武親自承認「未來五年問題不大,但之後五年的確有挑戰」。港府多年來盲目發展地產,不停賣地、投標,未來更有逾百個舊區推土重建讓地產商謀取暴利,豪宅和大商場越建越多,貧富懸殊之下,有屋無人住,有人無屋住,應該預留給低下階層作為生存安全網的公屋用地,竟然鬧地荒!

地產商掠奪舊區土地 窮人執包袱

巿區重建局收回舊區土地後,以高額賣給大地產商,重建一殺到,周邊地價颷昇,間接扼殺小商舖、老字號的生存空間;大商場越建越多,拉高地價與租金,巿民想要租屋也越來越難。

捱不起貴租,唯有申請公屋,但截至今年三月,公屋輪候冊上累積了11萬4千宗申請,零八至零九年度平均每月新增申請2800宗,為甚麼推土重建的結果是商場豪宅建不完,而巿民的生存空間就越來越少?盲目發展地產導致土地上的人民流離遷徙,發展土地不應該是這樣的,掠奪舊區土地讓有錢人空降該區、享受生活,而原有互助社區網絡遭受破壞,窮人被趕到其他地方去、生活逼人。

地產商佔盡地利 公屋發配邊疆

最靚的地皮賣給地產商謀暴利,交通方便、設施完善,基層巿民的土地呢?公屋用地竟然鬧地荒,於是房屋署不顧整體環境胡亂提交興建公屋的建議,例如東涌地處偏僻,單是逸東邨已有人口四萬,可是交通不便和區內就業機會不足,在新巿鎮規劃失衡的情況下,房屋署仍然向離島區議會建議再在東涌興建四棟49層高的摩天公屋(兼有屏風效應),必然加速社區問題的惡化。公共屋邨是如貧窮人口密集的地方,而這些社區如果規劃得不完善、資源不足,窮人想脫貧都好難。

公屋都短炒?地產魔爪停不了

當你失業無力負擔私樓,或一家幾口想要組織家庭但經濟拮据,公屋無疑是救生圈,公屋作為基層巿民賴以生存的公共資產,但在房委會準許出售公屋單位後,地產商又將魔爪伸向公屋,連公屋都短炒,又是那一句:有人無屋住,有屋無人住。10多萬輪候公屋申請人等到心焦,那邊廂地產商連公屋都不放過,筆者的家人就收過不少電話,被人問:「xx萬賣唔賣?」還是老媽子說得對,「間屋用黎住,點解要賣?」尤其有些買來炒,不是買來住,對基層巿民就更加不公平。

社會資源分配分配要平衡,任由地產商佔盡地利供給富人,而窮人則發配邊疆,這是什麼道理?連三色台的鹽梟都懂得講:只準達官貴人抬高鹽價壓搾窮人,窮人想運送自己的鹽都唔得!?地和鹽都是生活基本需要,政府好應該檢討整個土地政策歧視窮人的問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