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草根百評’ Category

為何不可以貪污?

15 十月, 2009

文:小草

為何不可以貪污?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歸根底,就是很多社會問題爭論的根源。

為什麼不可以貪污呢?

可能你會答:有貪污,就無公平啦!

稍等,大家試想深一層,有貪污的社會和無貪污的社會,有什麼不同?經歷過貪污成風的社會的人就會明白:有貪污的地方,人只要有錢,就可獲得「更公平」和「更自由」的生活,所以一定是貧富懸殊,富者越富。容許貪污的社會,即是容許某些人,只因為有錢,便可隨意奪人性命、謀人家產,令到窮人流離失所,痛失親人。

大家會說:「這樣子當然不行!」可是,綜觀我們的現代香港社會,雖然似乎沒有貪污,但是否便真的沒有貧富懸殊?當香港有人名列世界富豪榜,但有超過六份一人口在貧窮線以下,好難講沒有。當有孩子有能力隨意用幾千元換掉一部只用了幾個月的手機,但有孩子連坐兩站地鐵去參加社區中心活動都有經濟困難時,是否便真的沒有貧富懸殊?

沒有純粹的好人和壞人,所以要有政策和法例

做人不比看電視那麼簡單,沒有純粹的好人和壞人,人人都有光明、願與人分享的一面;也有黑暗、貪婪的一面。因此,為保障所有人的基本人權,我們需要一些共同認可的規則,去限制人類黑暗的一面;反過來說,就是要合情合理地,分配和限制社會裡各種資源和權力。在複雜的現代社會裡,這些規則就是政策和法例。不同的政治和道德信念,就會帶來不同的政策和法例。

不論基於何種理念,這些規則(或者說,政策和法例),都有一些基本的元素,譬如說:簡單一點的是不可以殺人、打劫;複雜一點是不可以貪污;再複雜一點的是私產權和公共財產的問題。

滅貧一法:平衡私產權和公共財產的關係

打擊貪污是其中一種平衡方法,因為容許貪污就意味著:容許有錢的人,洗錢賄賂,便可以公器私用,導致公/私失衡。

另一邊廂,政府會提取部份私人財產作為稅收,以提供公共財,例如公園、公屋、公共醫療和其他公共服務,或者搞些什麼社區共享投資基金呀,再培訓計劃呀、露宿者之家等,讓錢少的一群,可以有基本生活保障,讓社會達到一個較平均的狀態。

這是措施,是基於對人的基本尊重──因為尊重,所以分享。這些公共設施或服務的存在,是因為一種社會道德情操,而需要在私產權和公共財之間,作出平衡取捨。

反過來說,當這些本來是「公共」的設施或服務越來越失去了「公共性」,越來越被「市場化」(或稱「私營化」),那就代表這個社會對人的基本尊重,亦會逐漸淪落。

什麼是市場化、私營化呢?

君不見那些醫管局、市建局、領匯等,就是以「效率」為借口,將人民的基本的生活權利,即生命、居住和基本營生的權利,都用做生意的模式和態度來運作。

大家想想,私人做生意是為利益,公共服務是為基本人權,難講成本效益(例如,有人重傷入急症,都不應該收到錢才救人吧)。兩種邏輯,根本背道而馳。

本來,法例和政策是用來平衡這個公/私之間的矛盾的,但現有私營化政策之下,卻只是將公眾利益放置在私人權益之下。結果呢?

街坊係咪要買貴藥?公屋居民係咪要買貴野?公屋商場小商戶是否被迫結業?……

這樣,真的可以嗎?


如果你老竇係陳振聰……

2 十月, 2009

文:朱里安

李澤楷在楊受成手上幫梁洛施贖身,梁洛施就幫佢生咗個仔叫李長治。「李家長實治香江」呢件事本身,已經講明含住鑽石鎖匙出世有幾爆。不過,即使你老竇生意失敗窮過燶丁,都唔緊要!假如佢有陳振聰咁上進,你一樣可以轉運!

雖然一出世就俾人改名做「Wealthee」,譯做中文等如叫「旺財」,實在有啲樣衰,但當全港五十萬個仔讀緊普通中學嗰陣,你就同霍英東、趙世曾後人齊齊讀緊每年承惠十二萬嘅國際學校喎,放洋留學一條龍指日可待,乜鬼三三四教改副學士銜接完全唔關你事。燒銀紙,真係可以擋好多災。

燒銀紙係咪風水,以至你老竇到底識唔識風水,都唔重要,重要嘅係佢識咗個孖辮婆婆——或者應該叫「孖辮姐姐」,因為據聞你阿媽竟然係佢「契媽」——孖辮婆婆成日俾錢你老竇駛,你兩歲嗰陣屋企就有棟四千幾萬嘅半山豪宅,到今年你十七歲,老竇袋袋埋埋起碼有幾十億。如果冇個咁嘅老竇,你幾年後走去參加大學生四千蚊實習……OK唔係四千俾夠你八千好未?呢個數,你閑閑地要做一兩萬年先至賺到。

你老竇咁上進,當然唔會慢慢等運到,孖辮婆婆一死,佢就請大狀打官司想拎走千幾億遺產。橫掂之前積落咁多本,絕對豪得起打佢三五七年官司,大不了賣下飛機賣下樓,法律面前永無含忍,唔似得早排有個菲傭Mildred Perez告老闆非禮,一拖兩年就淪落到要執垃圾。政府仲要好聽話,四年前已經取消遺產稅,你老竇分到嘅錢一毫子都唔駛交出去。

好多人笑你老竇做鴨服侍孖辮婆婆,真相係點你唔敢講,但即使賣身俾孖辮婆婆其實都唔係咁差,至少唔會無啦啦命都冇。有個同你差唔多年紀嘅女仔王嘉梅,屋企單親又落嚟香港冇耐,冇錢讀書走去做援交幫補家計,點知遇著個客索K索大咗,慘遭奪命碎屍。更陰功嘅係,人地心肝脾肺腎俾人挖埋出嚟沖落廁所,報紙俾到嘅關注都唔夠一個禮拜;你老竇好地地身光頸靚,報紙報足佢兩年。

當然報紙唔止報你老竇,仲會報孖辮婆婆。荃灣嗰座你老竇改名、孖辮婆婆出錢起嘅如心廣場,兩年前有幾百個紮鐵工人響佢出面罷工,抗議十年來份糧有減冇加。有位工人嘅阿媽擔心個仔無飯開,一時睇唔開自殺。咁啱孖辮婆婆佢又係兩年前過身。兩位都係婆婆,點解一個係傳媒焦點,另一個根本無人理呢?

如果我地老竇唔係陳振聰,亦唔太想陳振聰做我地老竇,老老實實,佢分到龔如心幾多身家關我地餐蛋治咩。同人唔同命,教育對津校學生同國際學校學生唔一樣,企業對打工仔同大股東唔一樣,法律對菲傭同有錢人唔一樣,呢啲大家都有眼見,之但係報館豪擲幾千萬紙錢油墨錢全城熱播爭產連續劇嗰陣,證明連傳媒都唔當我地係一回事。

咁,報紙究竟睇嚟為乜?

你以為無線老闆係四奶奶咩?

2 十月, 2009

文:莎

理得你做幾多年 賺大錢都照裁員

無線電視一台獨大,盈利自然可觀。自05年至08年,每年盈利超過十二億,可追查的過往九年,從未出現虧損;即使經濟最差的03年沙士,無線的盈利依然是數以億元計,任職這電視台的員工,他們的飯碗照計都沒那麼容易打爛。

偏偏,無線過去半年多次裁員,08年年底裁212人、今年2月裁50人、5月又再裁110人,合共近四百名員工。最近一次裁員,大部份員工都做了8-10年,過去10年不知道替無線賺了多少次10億。每一個員工被裁意味多一個家庭經濟可能會陷入困境,究竟無線有沒有替員工設想過?他們要找到另一份發揮專長的工作相信甚艱難(當另一免費電視台也在裁員)。要轉業亦不容易,尤其是四、五十歲的工人,在另一行業從頭學起,談何容易呀!

股東就日日魚翅撈飯 員工就日日豉油撈飯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被裁員工,就把人生中寶貴的十年為無線賣命。但無線為了追求更多利潤,令「盤數」更可觀,大刀闊斧裁減員工,把所有經濟波動的危機都轉嫁到員工身上。不要忘記,當經濟好景,無線一年勁賺超過十五億時,最捱生捱死的基層員工都分唔到個崩,不又是大股東袋晒落袋,為何經濟一轉差(不過預期企業仍可賺大錢),員工就要承擔後果,飯碗不保?大股東就依舊唔駛做都可以日日魚翅撈飯;而曾經捱生捱死的員工就搞到要豉油撈飯?

志雲飯局請你食無情雞

還有人人都識的那個無線領導層陳志雲,又環保又關注窮人似的,若然他真是好人的話,就不會置前線員工於不顧?志雲對著傳媒請110個員工食完無情雞後,還要轉彎抹角稱「公司只是推行人力資源分配計劃,計劃並非為節省開支,不是裁員,而是為配合新媒體發展等」,又說「會再創造分階段200個職位,可能有些員工也可以再被聘用」云云。無線就自己顧自己,那麼員工的生計呢?可惜記者們都不再追問:「幾時才知道會否真的有人再被聘用?」(不過,就算真的有少量被裁減的員工被重聘,人工福利也必然打個大折,最少都不見了長期服務金啦)

無線在5月12日還聲稱短期內不會裁員,不到8天便炒 110人。如此出爾反爾,難怪前線員工在裁員那天稱這是四十一年來員工們士氣最差的一天。若然有朝一日,無線的員工終於頂佢地老細唔順,學了柴九哥那句「反佢啦!反佢啦!」,則要癱瘓無線的運作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候大家冇無線睇,到底會是失落還是好振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