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擦鞋匠’

溫情又涼薄

15 十月, 2009

文:阿嘉花
上月看電視,看到擦鞋匠走進余若薇富麗堂皇的辦公室,余大狀熱情地說會幫助擦鞋匠,然後擦鞋匠誠心地感激她。加上報紙大罵食環署冷血以及巿民幫口支持伯伯,忽然間彷彿溫情暖香港。
查實,平日翻開報紙,我們不時看見記者接到巿民舉報後揭發無牌經營的報導,報導裡頭還附上記者問該區議員有何意見,議員往往會答:「食環署應該加強巡查,唔好等接到投訴先做野!」很多時候,溫情的記者、議員、巿民,忽然變臉,巿民打個報料電話、記者影幅相、議員講一句話,就合力打擊了無牌小販。記者在採訪上有多少自由?甚麼時候才可以手下留情?巿民眼見的小販經營情況有那麼可惡、非要投訴不可嗎?議員面對記者要如何小心說話?有時溫情、有時涼薄,到底大家是溫情還是涼薄?
擦鞋匠事件中,議員、記者、讀者都站在老匠的一方,合力對抗食環署,顯而易見是因為受害無牌小販是個老伯伯,他一直低著頭幫人擦鞋,這份工作已經夠卑微了(又傳統喎!),你還好趕盡殺絕麼?人家年老而堅持不領綜援,自己食自己,分明又擊中香港人自力更生的死穴。民心所向,於是議員和記者更能暢所欲言,幫得就幫,唱得就唱,霎時間好多人發言支持,連講擦鞋匠歷史傳統的文章都見報了。
同樣是無牌小販,同樣面對食環署所謂的「潔淨巿容」,因而隨時被拉被罰走鬼等等惡劣工作環境,但是,許多無牌小販還是得不到與擦鞋老伯同等的支持。老伯伯沒錯是很值得人同情,但其他無牌小販呢?有許多無牌小販是一家幾口的經濟支柱、憑一技之才謀生的小巿民、不想成為子女經濟負擔的長輩等。難道他們不是自力更生的基層巿民?擦鞋業是傳統手作仔不錯,但,難道說不上有傳統技藝或文化特色的勞動者就失去了生存的權利?再問深一層,一個人需要生存空間是很自然的,難道要大眾同情才可以生存?
八位擦鞋匠獲發牌了,而每天仍然有很多無牌小販在街上流動謀生,今年食環署發「雪糕仔」牌照只六十一個,結果逾三千多人申請,確實好多人都在掙扎求存,管你有牌無牌,大家都在自力更生。而擦鞋匠有悠久歷史,小販這個老行業同樣有歷史文化承托著。從甚麼時候小販業漸漸成了歷史?不就是活生生的生活被趕絕了,才逐漸成了「歷史」。
在這個地產商狂發達、租金狂颷升、人工狂減、工時狂加的城市裡,我們是不是該想想,小販作為基層小市民自主營生的一種出路,是否不該趕絕,更應該鼓勵呢?
其實,擦鞋匠事件顯示了,除了政府官員有權力趕絕外,巿民的投訴、議員的意見和記者報導也都影響著無牌小販的生計,下次遇上無牌小販,我們要涼薄呢?還是溫情?